������֮Դ�����Ƽ����޹�˾λ�ں��ϳ�ɳ��������2001�꣬��˾�����ϴ�ѧ�����ϴ�ѧ������ũҵ��ѧ�ȸ����У�г��ڼ�����������һ�Ҽ����п����������ѯ���������졢��װ���ԡ���Ӫ������һ��ĸ߿Ƽ�����������ҵ��

2016年10月29-30日,由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以下简称“中改院”)、德国国际合作机构、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共同主办了以“结构性改革释放增长新动力——落实2030议程”为主题的第81次中国改革国际论坛暨2016新兴经济体智库年会。来自中国相关部委、研究机构、高等院校和27个省市自治区,以及美国、德国、巴西、印度、俄罗斯、土耳其、南非、韩国等国家和国际机构的专家学者参加了论坛。与会者对全球化面临的新趋势与新挑战发表了不同看法。

全球化呈现出新趋势与特点___li贸易保护主义抬头与逆全球化

司嘉丽(德国国际合作机构g20与“一带一路”特别顾问):全球化出现了逆转。在贸易

已走出几年来的低迷状态,有的甚至创出多年来的新高,经济整体上已呈现出“稳中趋升”的态势。为此,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已上调了今明两年中国gdp增长速度的预期值。良好的经济指标,为沪深股市指数上扬开展跨年度行情打下了坚实的经济基础。中国经济需要一个健康的市场,如何维护与经济发展相互适应的、渐进性慢牛行情,是对市场各方最大的考验。

沪深指数本月初创下了年初行情急挫以来的新高,此后一步步上升,市场信心受到巨大鼓舞。笔者认为,这只是跨年度行情的开始。

回想上半年,经济理论界从上到下最流行的一句话是:经济下行压力很大,上半年的沪深股市行情因此也持续低迷。有些对中国经济悲观的人曾一再提出,政府应该推出像2008年那样强有力的四万亿经济刺激措施。否则,后果将难以预料。但更有一种主张始终坚信,近两年的经济发展减速,是经济持续高速发展之后必然会出现的修整式的调整。现在的中国经济状况不需要出台大规模的经济刺激政策,通

 

不是劳动力成本,主要在于核心竞争力不强”,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教授许小年日前在参加《经济观察报》和《品质》合办的第二届中国制造2025高峰论坛暨十佳品质评选颁奖盛典时作出上述表示。

许小年表示,中国制造业经过改革开放近四十年的发展,已经形成了配套比较完整、门类比较齐全的体系。这个体系具有一定的国际竞争力,综合加工制造和配套能力可以和日本、德国这样的制造业大国相提并论。现在,虽然劳动力工资在上涨,出现一些制造业外迁的现象,但主要是一些加工业和工艺比较简单的行业,而专业化分工比较细,协作要求比较高的行业,很少出现外迁现象。

许小年认为,中国制造业现在主要的挑

国有投资连连跳升与民间投资持续低迷形成鲜明对比,由此出现了国有投资挤占民间投资、国有企业挤压私营企业的非议声。

有人担心,民间投资低位徘徊可能导致中国经济退回到由政府投资主导的增长模式,建议加大向私人资本放开金融、能源、电信和交通等领域的力度,倒逼国有部门改革,构建可持续的经济发展模式。

笔者认为当前国有投资与民间投资力量的对比变化仅是特定经济背景下的阶段性现象,不必大惊小怪甚至过分责难,应该以理性客观的态度看待。

第二,推动能源供给革命,建立

182%。2016年以来,房价泡沫、汇率维稳和通胀预期制约货币政策进一步放松,债券收益率从前两年的趋势性下降转为区间震荡,10年00%之间波动。市场对未来利率走势的分歧逐渐加大。今年以来,国内螺纹钢、焦煤、焦炭等大宗商品价格大涨;近期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大幅上升,不少人开始怀疑债券牛市走到了尽头。利率作为资产定价的基础,其波动趋势将对金融市场产生广泛影响。综合而言,长期看中国利率仍是易下难上;在利率下行过程中可能会出现突变式的快速下降,此后利率将在较长时间内呈现低位波动。

主动出手控制杠杆

从近年来中国私人部门杠杆率变化趋势看,中国仍处于加杠杆过程中,2011年底到2015年底,私1%上升至205%;到2016年一季度末8%。但中国私人部门杠杆率的上升可能正接